一鸣唐新疆大盘鸡餐馆里中的情谊感动了我

2019-12-09 15:45   来源: 新闻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几年不见的朋友开了一间一鸣唐大盘鸡餐馆,邀我去吃开业饭。落座,和一群生疏人打过招呼,吃过几道菜之后,他端上来一盘大盘鸡,颜色、滋味,都十分正,比新疆馆子里的,还更胜一筹。“那当然,正宗的沙湾做法,辣子都是从沙湾寄过来的。”



  十二年前,他还不到二十岁,去新疆当兵,部队驻扎的中央,就是大盘鸡的发源地,沙湾。被家人送去当兵,是由于他性格懦弱,做事颇多纠结,这对一个商人家庭来说,是无法忍耐的致命伤。但他有这样的性格,也并不奇异,他出身单亲家庭,母亲性格极为强势,大儿子或许是早早认识到要承当长子重担,继承了母亲的性格,又由于家里不断做生意,比拟富有,性格里又比母亲多了一种霸道,戴大金链子,穿花T恤和带彩色底的运动鞋,成天在夜店里混,从着装到习性,都不像本地人。

  他是那个被母亲和哥哥瞧不起的小儿子,家里的事业,没他的份,各种决策,没有他插话的余地,母亲公司收来的抵账房,一套又一套,由他换着住,但没有一套是写在他名下,他也从不喊朋友去他家或他家的公司,由于“我哥在呢”。

  母亲和哥哥并不以为他性格的根子,在他们身上,对他的懦弱和纠结很不耐烦,送他到部队去,就是希望当兵能让他有所改动。沙湾离石河子、昌吉、乌鲁木齐都不远,但很荒芜,他在那儿待不住,偷偷跑回家两次,但家人对他并不热情,他只好回了沙湾。还好,爱情来了。他在那遇上一个沙湾本地的女人,比他大六岁,刚刚离婚,在沙湾做装潢生意,他在部队装修营房时认识了她,疾速展开追求,为了表示本人有决计留在她身边,还在离沙湾近的石河子买了一套房子,一百二十平米,当时均价一千多,首付平常攒下的零花钱。

  朋友打趣:“肯定是大美人吧!”

  “长相普通。”“那为啥?”

  “我也不晓得。”就在那里学会了做大盘鸡。

  沙湾四处都是大盘鸡餐馆,有一条美食街,根本就是由大盘鸡餐馆组成,想学大盘鸡,一点都不难,他很快就学得像模像样,在家里给他的爱人做大盘鸡。但这段感情并不持久,即使他在那边买了房子,学会了做大盘鸡,也还是不能持久。

  他们在一同相处了三年之后,沙湾女人爱上了他人,跟他分手了。那个男人比她大四岁,比他大十岁,比他成熟,光头,深色皮肤,爽朗爱笑。“我都有点喜欢他”——他跟着沙湾女人见过这个男人,在他们还没分手的时分,那个男人的外貌和性格,让他心生倾慕,健硕的身体,深棕肤色,亮堂的眼睛,爽朗的笑声,全是他没有的东西,所以,当沙湾女人提出分手时,他只是难过,但没有生气,也没有闹,更不不测。

  他恢复,回到家里,却待不住。他家的企业并不需求他,妈妈和哥哥对他各种瞧不上,让他不自由,他本人做了个小公司,经过家里的关系揽了点小工程,赚了点钱,进来游览了。这次的目的地是成都,他在那里住了一年后,又爱上一个人,在那里买了一套房,八十平米,均价五千,这次是全款付清。

  两年后,他和那个人分手,又回了家,这一次,他学会了做四川菜。一场爱情,即使过去了,也几会留下点东西,可能是一种食物,一种做家务的办法,也可能是一种习气。特别,对那些对爱情怀有极大希冀的人,他们一直在等待一场爱情,等待爱情让他们有枝可栖,等待爱情给他们染上点颜色。再次回到家里,他又开端做小工程,资金不够,但家里的财政大权在哥哥手里,基本别想得到任何协助。他回到石河子,卖掉那套房子,幸而房价涨了不少,房子卖了六十多万,够他做公司启动资金。

  成都的房子还留着,打算赚够钱再去住一段时间。工程不好做,甲方常常认账不给结款,他停了工程业务,开了这间餐馆,他做的大盘鸡汤汁浓郁,配料滋味纯粹,慢慢成了招牌菜,人人都晓得他家的餐馆,是重新疆进的食材,还常常拜托他买辣子皮,买活鸡,生意十分好。这也算是一场新疆生活的不测收获。

  三十一岁了,他的签名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别离。”后来换成:“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挽一帘幽梦,许一世倾城。”他对别处的爱情怀有等待,假如这样继续下去,他可能还会爱上别的菜系,别的菜品。味觉上的流浪,几乎是至深的流浪。

  但愿他早早遇到他那座城,和他那个人,完毕这种学习,让终身的成就,就停留在大盘鸡上的美食态度:从前爱好油腻食物,青菜米饭是爱,写作多年后,却慢慢喜欢上大鱼大肉,由于写作是极端消耗膂力的事,不吃肉,写不动,特别是在完成大稿之后,必需要以手抓羊肉补充膂力。但对美食并没有真正的兴味,经常盼望人类营养补充早早进入牙膏餐时期。

    

     [编辑: 李华]

半岛客户端

相关阅读

一鸣 了我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