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王皓宇——医学是一门“人”的学问和艺术

2022-01-14 21:31 商讯阅读 (10363) 扫描到手机

我一直不大同意,把中医称作为“中”医,把西医称作为“西”医。这样的称呼,很容易对号入座,让两者对立起来,引发争吵。

严格意义上,中医属于“自然医学”范畴,诊断的方法望闻问切,以及针灸、中草药、按摩、刮痧等治疗方法都属于自然疗法。早期流行在古希腊、古罗马、欧洲的医学实质上都是自然医学体系。西方医学的鼻祖希波克拉底就是一位自然医学的倡导者。他改变了古希腊医学中以巫术和宗教为根据的观念,主张在治疗上注意病人的个性特征、环境因素和生活方式对患病的影响。他曾提出“体液学说”和“希波克拉底誓言”,对西方医学的发展有着巨大影响。这个观点,和中医的观点非常接近。关于现代中国人所说的“西医”,通常是指“现代西方国家的医学体系”。它是近代时期的西方国家的学者在否定并且摒弃了古希腊医学之后,以还原论观点来研究人体的生理现象与病理现象的过程中,所发展出来的一门以解剖生理学、组织胚胎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作为基础学科的全新的医学体系,这一门全新的医学体系就是现今中国人常说的“西医”。近代和现代西医学在近代时期的中国被称为“新医”。中医起源于两千多年以前,在认知人体上的确没有生理学,化学、分子生物学等手段。但不是说没有这种手段就表示不正确。中医看起来的确是有点“不科学”,但是,“不科学”并不意味着不正确。实际上,用现代很多科学手段来解读中医,发现现代的西医和古代的中医,在认识上有很多方面是接近或者一致的:

1. 强调血液的重要性。血液所到之处,既提供身体的营养物质和氧气,又确保身体可以循环代谢载体。只不过在表达方式上略有不同,西医用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等微观生化理论来看。中医用“气血不足”、“肝藏血、脾统血”等宏观抽象的语言来表述。

2. 强调热(能)量对人体的重要性。例如,西医强调人体每天需要足够的热量来维持生命。中医更是强调“寒热”对人体的影响。过“寒”可以让人体处于循环运行和“出力”处于低效状态;过“热”可以损害灼烧人体脏腑组织,影响人体系统的运行。

不同点的确很多,但其实是看待人体的不同角度:

1. 中医的视角是从宏观看。人类生活在自然天地当中,无时无刻不在呼吸自然的空气,从自然界汲取食物和水分、排泄。人类无时无刻不在和自然发生关系,自然界的风、热、火、湿、燥、寒,就是自然界的气候状态,直接影响着人类的生存和健康状况。就像房间发霉,我们自然要知道去改善通风和干燥,而不会去使劲儿盯着霉菌去仔细研究霉菌细胞构成和开发杀霉药物。如果不去改善潮湿的环境,从长远看,除霉是没有意义的,除去了很快又回来,而且越来越难除。古人不将大量的精力放在研究微观世界上,因为他们明白,任何的微观结构都是宏观环境的缩影而已。就像我们经常所说“环境决定一切”。实事求是的讲,古人也没有从微观看的手段。西医的视角是从微观看。分子医学、基因医学、病毒细菌学等等,都是从微观看。西医也不是完全不从宏观看,而是现在西医医院和大学分科过细,造成了“铁路警察、各管一段”,人为的制度设计割裂了人体作为一个整体,忽略了人体系统和脏腑之间的相互关系。这不是西医本身的问题,而是现行制度体系的问题。

2. 中西医都注重心理因素和社会因素对人体的影响。只不过中医不分科,认为人体的心肝脾肺肾以及全身都有意识功能,意识功能和实际承担的生理功能是密切关系的。例如“心藏神、肝藏魂、脾藏意、肺藏魄、肾藏志”,而且从生活常识看,的确是密切相关的,例如生气会影响胃口,失眠会导致焦虑。而西医进行了严格的分科,心理疾病找心理医生,肉体上的疾病通过血液化验、B超、CT等来呈现。分科带来的问题就是接口过多,给病人诊疗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在管理上很容易出现官僚化弊端。在这个维度上,中医又体现出宏观和整体的特点,西医体现出分散、局部的特点。

3. 中医关注人体的质量,西医关注疾病的现象和后果。“西医治病,中医治人”。中医注重维护人体的体质,中医常说的“肾虚、脾虚”,其内涵是疾病是因为脏腑质量下降,或者运行出了问题导致的疾病。而西医所说的“高血压、糖尿病、乙肝”是疾病的现象以及病毒在人体中的繁殖情况。

4. 中医注重疾病的起因,西医注重疾病的后果。现代的西医的疾病种类很多,疾病的划分通常以结果和现象划分。但从生活经验来看,疾病的起因无非是受凉受热、饮食不洁、熬夜和不良情绪四个主要因素引起。中医常说的“寒性体质、热性体质、血亏等”实际上是在讲身体的内环境引起的疾病起因。“受凉、受风等”讲的是外环境引起的疾病原因。

中医和西医都强调“人文关怀”。但是在方式上有所不同,中医医师和病患的交流沟通和望闻问切的方式天然带有“人文关怀”的特点,疾病的种类无非是“肾虚、脾虚、阳虚、肝脾不合”,病人不会有太大的心理负担。诊病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沟通和心理治疗,病患之间很像朋友。

西医在本质上主张上是提倡人文关怀的。但是,由于疾病的病名天然带有威慑作用(艾滋病、肿瘤、红斑狼疮),现代医院科室划分过细,注重法律证据以及免责等原因。导致医生经常把疾病的概率进行放大,把危害程度的可能性加大,对病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负担。实际上,在很多的研究领域,中医的宏观思维和西医的微观思维已经进行了“会师”。双方都承认了对方的优势,可以进行互补。只不过在实施层面,因为文化、语言、制度体系、经济利益体系等方面,暂时还难以落地实施。“四圣弘医”传播中医的方式,并不是传统的中医语言和思维。它融入了西医的很多理论,融入了现代人熟悉的逻辑思维和数理思维。把中医传统的“阴虚、阳虚、肝阳上亢、心肾不交”用现代人理解的方式和语言进行了逻辑化和具体化;把《黄帝内经》的天文地理知识与人类的关系,用现代人所理解的天文地理知识进行了转化,并进一步用生活常识让其融入到生活。医学是一门“人”的学问和艺术。“四圣弘医”在解读中医的时候,同时融合了大量的哲学、宗教学、心理学、历史典故等知识。以至于笔者自己也经常发问:这是单纯的中医吗?很多读者也发信息来表述,四圣弘医讲述的中医,看起来很多地方也像西医,又像哲学、生活常识和讲故事。但是我们推荐的治疗方法,全是天然的。希波克拉底曾经说:“我以阿波罗,阿克索及诸神的名义宣誓:我要恪守誓约,不给病人带来痛苦与危害。如果我违反了上述誓言,请神给我以相应的处罚。”笔者也坚信和秉承这个信念和价值观,如有违背初心,亦请神灵赐罪。

因为我们相信,只有自然的方法,才会减少人类的痛苦和真正有益于健康,才会真正的合乎自然规律和“道”。

“四圣弘医”所传播的医学理念,是中是西、是古是今、是医非医,有天文、有地理、有宗教、有历史故事、有心理、有物理视角、有化学视角、有社会视角。很难说是单纯的传统中医元素。我们暂且将其称为“新人文自然医学”。我们的目标是:将其打造传播成为一种生活技能,融入老百姓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