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生活之路的酸甜苦辣——之一

2020-11-05 17:1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4893) 扫描到手机

爱上葡萄酒纯粹是一个意外,就像找一个女朋友一起玩,结果自己是沦陷了,欲罢不能,就结婚了,哈哈,就是这么意外!

  开始,感觉美极了!哪个国家的都想试试,当每次喝酒都喝的忘记喝了多少时,发现也不好玩。就像婚姻进入了柴米油盐酱醋茶,铅华洗尽,回归本质,铁锅遇上铜刷子,就有交响曲了。为给葡萄酒做好推广宣传,就把西餐引进酒窖一起做。记得有一次和一帮朋友喝酒,在自己酒窖里,你来我往很快就醉了,其中一位朋友出去让人拿一瓶酒来,说喝这个吧。好吧,答应的痛快,自己竟然都没看,告诉店里的人开了,然后大家把杯子倒满干了,就各自回家了。第二天,夫人去店里看到昨晚喝点酒,就问你们昨晚喝什么酒了,我说忘记了。夫人气不打一处来,不知道喝什么酒?你们昨晚把咱家最老年份的拉菲都喝了。就这样被臭骂了一顿,当然了,雷电交加,幸好没有下雨,这个你懂的。当然,后面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情。哎!想想都是酒惹的祸啊。

(法国波尔多五大名庄)

但是在朋友眼里就很牛了,专业做进口葡萄酒的,高大上。拉菲,木桐,拉图,玛歌,红颜容【现在叫侯伯王】法国的五大名庄都喝过,好像自我感觉也良好了。上了酒桌滔滔不绝,目中无人,好像没有不知道的似的。记得唐朝王翰的那首诗——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葡萄酒可以像喝白酒那样小口慢慢喝,也可以像啤酒一样豪饮,就是这样任性。酒场多了,各种圈子人就多了,就会发现有人很会喝话很少,一交流是同行也是高手,有时候不是同行也很厉害,这个后面和您将遇到的故事。后面的改变是听到我们的老师讲给我们一个故事,就收敛了自己张扬的个性,改变了自己的做派的。



老师讲有位秀才坐着马车进京赶考,途经太行山,看到一块石碑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字——太行山,马夫随口就说大行山,秀才就说这是太行山不是大行山,马夫就说就是大行山,要不我们打赌,我说是大行山,你说是太行山,我们前面问问,谁输了给对方四两银子。秀才说,一言为定。秀才以为赢定了,就让车夫停车来到路边问摆摊的老者,这里是太行山还是大行山,老者看看秀才,再看看车夫,然后就说就是大行山。秀才一听愣住了,车夫高兴的说:你输了,给钱。秀才还要质问老者,老张不再搭理他,只好给车夫银子。第二年,秀才又路过太行山,又见到老者,就请去问:老先生这里明明是太行山,你怎么说是大行山呢,老者说你是一位秀才和一位不认识字的人去赌,去纠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那么执着,你改变不了他,就让他背着错误去吧。

从那以后,就开始学习葡萄酒知识,侍酒师知识,虚心请教,参加各种品鉴会,酒展和国外酒庄,就开启了另一种葡萄酒的生活。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