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头牛到一个茶园,平安产险一笔一划写好普惠金融大文章

2024-05-20 12:19 南方周末阅读 (18705) 扫描到手机

聂方磊几乎从不把手机调至静音。每次铃声响起,他总是条件反射地秒接电话,生怕错过任何一通救援求助。

聂方磊是一名农险查勘员,主要负责种植险、养殖险的农险理赔。接到事故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往现场查看、定损,为客户办理理赔,是他的每日常态。遇到大灾的时候,聂方磊曾一天接过上百通电话。

置身于新疆塔城,当地人多以种植和畜牧为生,于他们而言,这是生活中的头等大事。一季的劳作,或许就决定了一个家庭一年的生活开支。

如何为边人们提供更多普惠保障?一直以来,我国致力于推动普惠金融,让更多人可以享受到便捷、优惠、优质的金融服务,特别强调满足“三农”、小微企业等群体的金融需求。平安产险也将目光投向全国各地,聚焦千企万户、偏远地区群体等,持续提升普惠保险产品覆盖广度和服务能力,一笔一划写好普惠金融大文章。

行走边疆

聂方磊是土生土长的塔城人。然而,在入职平安产险的三年多时间里,他的跋涉路途堪比前半生走过的路。无论是农作物受灾,还是牲畜患病死亡,每当电话响起,意味着聂方磊又将出发。塔城多山,居民星星点点,散落各地。每次进山出险,聂方磊一天内开车上百公里,并不罕见。车随山丘起伏跌宕,好几次,驾驶到途中,聂方磊发现路竟到了尽头。要抵达当地人的居住地或农田牧场,往往得躬身行走,跋山涉水。

与路途的曲折相比,更让聂方磊焦心的,是流逝的时间。

在刚入职不久的一个夏夜,聂方磊接到一通来自牧民的电话。山里信号不好,电话断断续续,牧民很着急,说话还夹杂着方言。花了好些时间,聂方磊才得知牧民的一头奶牛因病去世,急需理赔。夏天山里常有狗熊和狼等野生动物出没,死了的奶牛如被啃食,有可能影响查勘。

这名牧民的牧场位于北山边境线上,再翻一个山头就到哈萨克斯坦地界,距离聂方磊有一百多公里路。

聂方磊很是替牧民着急。次日天刚亮,他便驱车出发,车至山脚,牧民早已连夜下山等待。牧场在山里,山路不好走,有时徒步,有时骑马,走走停停,天色渐暗,距离报险已过去近一天时间,牧民不经意叹气了好几次,担心不能及时查勘,白白损失了把一头奶牛养大的钱。聂方磊一边安慰牧民,一边也在暗自心慌。此外,山里完全没有信号,他出发匆忙,没来得及跟任何人交代,一天过去,几近与家人、同事失联。

到达蒙古包时已然入夜,查勘只好留待明日。牧民没有多余的被褥。聂方磊以地作床,以羊皮为被,虽然身处陌生的环境,舟车劳顿的疲惫让他很快沉沉睡去。

幸运的是,查勘很顺利,死去的奶牛通过出险程序后便可获赔,牧民悬挂已久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然而,聂方磊的旅途并未就此结束。

一场突然的暴雨,将聂方磊困在山中。窄窄的山路被冲刷得难以辨认。归期难料,还一直联系不上家人,聂方磊心里很煎熬。雨停了后,路还要晒一下才能走。聂方磊能做的,只有等待。失联的第五天,他终于踏上归途。“我走得很慢,爬山爬得没有任何力气了,只想着赶紧回家”。

如今回想起这段经历,聂方磊依然感慨万千。让他同样难忘的,还有去年冬天,塔城的小麦大面积冻伤,早上五六点他便与同事出发查勘,走遍几个乡,赶在日出之前抢时间拍照取证,以免影响农户春播。

与时间赛跑,是聂方磊对这份工作最大的体悟。

塔城经济生产方式单一,当地人的收入来源有限,以农业为主。种植业和养殖业难免“看天吃饭”。聂方磊从小便多次目睹,突如其来的天灾疾患让当地农业受灾,即便是折损轻微,对居民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遑论暴雪暴雨等极端天气带来的大面积灾害,可能让一些不太幸运的家庭返贫。

大自然虽不可控,农业保险却为农民家庭带来了多一份保障与安心。每次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聂方磊与同事们以期把农户的损失降到最低,在有限的时间里,为他们创造更多空间。

聂方磊还发现,如今,报险电话越来越频繁。一方面,自然对农业带来的折损难以预料,另一方面,当地人对于保险逐渐建立起更多认知和信心。日益繁忙,聂方磊只好不断加快步伐,守护边疆以户或以人来计算的最小社会单元。

照拂南方

在相对丰饶的南方,平安产险则以另一种形式照拂着人们的生活。

凤凰单丛得名于产地广东省潮州市凤凰山,据《潮州府志》记载,始于南宋末年,至今已有900多年历史。尤晓婷家的茶园正在凤凰山上,占地一百多亩,经营有上百年,她第四代传承人。

生于茶园,长于茶园,尤晓婷从小便学习采茶、制茶,对各项过程与工艺可谓再熟悉不过。然而,她亲自上场后,才发现管理茶园远比想象中复杂。如何在黄金期高效采摘上乘的茶叶,如何避免工人在采茶时出现意外、为他们提供更多保障……这些问题,她统统都要考虑。每年清明前后,是凤凰单丛的采摘黄金时间。新芽在枝头舒展开来,漫山遍野。山丘高高低低,一片又一片绿浪,总是望不到尽头。采茶工穿梭其中,上攀下翻,手脚麻利地采下新鲜的茶叶。

春和景明,前方却不时有意外降临。

鲜叶采摘要在晴天,上午10点到下午4点之前。清明前后多雨,这意味着采茶工要在难得的日光中争分夺秒。

新一点的茶树,还比较好采摘。有数十年历史的老茶树,则对采茶工有更多考验。尤晓婷家的茶园保存有一些老茶山,多是祖辈爷爷时种下的树,分散在茶园各个角落,采摘倚赖人工。一些几十年的老树,要上人字梯,或站在椅子上采摘,有时甚至要爬到树上。

近几年,每逢忙季,尤晓婷要雇佣20多名采茶工,其中不乏年逾五旬的熟手。走山路、爬树、搬抬重物,并在紧凑的时间里眼疾手快地掐下茶叶,于他们而言,摔伤或扭伤并不罕见。这也为尤晓婷带来了不少担忧。

不止如此,意外还可能造访其它制茶环节。2023年,一名工人攀上脚手架采摘老茶树,不慎踩空摔倒,砸到了后脑勺。好在送医及时,后果不算严重。尤晓婷为工人配置的意外险也发挥了不少功劳,出事报险,当天晚上治疗费用便得到了全额赔付。

作为年轻一代经营者,尤晓婷与父辈相比更具备安全防范风险意识。“我们一直都是用平安产险,从2017年开始为茶工买意外保险,是潮州当地最早的一批。现在保险普及了,很多的茶园都会为采茶工买保险了。”

在尤晓婷看来,平安产险很大程度缓解了企业主与工人的经济压力,为她经营茶园提供了不少托底和信心。“如果遇到严重的意外事故,没有保险的话,我们的损失和赔偿会非常高。不管赚多少钱,都有可能一下子赔光。”

经营考量背后,还蕴藏着尤晓婷与茶工多年的情谊。跟尤晓婷家合作的茶工,最熟悉的已相识12年之久,也有不少茶工连续来了七八年。年复一年的劳作与相处,让茶园经营者与茶工的关系早已溢出茶园。日常生活中,尤晓婷与茶工也有不少来往,还曾参加过他们的婚礼。于公于私,尤晓婷希望,购买保险这件事情,能为家族事业发展带来正向循环,也为参与其中的伙伴提供更多庇护。

产险所带来的保障有目共睹。如今潮州的茶农对保险有了更多认知,给采茶工购买意外险几乎成为他们每年的既定动作。

在平安产险的保驾护航下,茶农与茶叶日益缔结更紧密的共生关系,一幅以“茶文化”为特色的乡村振兴画卷徐徐展开。作为凤凰单丛茶的核心主产区,目前凤凰镇的茶叶种植面积已经达到7万多亩,年产茶叶超过1000万斤,产值近20亿元。2023年11月15日,凤凰镇入选广东省“百千万工程”首批110个典型镇名单。

从西北边陲到东南沿海,不同地区的人们,倚赖南辕北辙的自然环境,不断摸索适合自身的生活与生计。平安产险将目光放之四海,既聚焦边陲的农田与牧畜,也关心生产链条上具体的人,因地制宜,提供多样化、多层次的金融服务和数字乡村平安解决方案。这其中,变化的是产品和服务,不变的则是平安长期秉持的“金融为民”理念。随着普惠金融的活水切实地浇灌到一个人、一头奶牛、一株茶树上,对于平安与美好的希翼,也就离现实生活近了几分。转载自南方周末。平安产险青岛分公司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