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刘的三次交锋”

2024-04-19 14:20 潍坊市人民医院阅读 (81451) 扫描到手机

“什么什么?老刘又住院了?是我们那个老刘吗?”

“没错,就是那个刚刚出院5天的老刘。”

       老刘 | liu lao
       倔强患者

老刘,男,74岁,慢阻肺急性加重、Ⅱ型呼吸衰竭、肺心病、肺性脑病,江湖人称“说一不二,任性妄为,极有主见60年老烟民”。

对,就是他。

      美小护| xiaohu mei
      倔强小护

美小护,女,28岁,江湖人称“雷厉风行,胆大心细,善于抢救专治各种倔强病号,常驻呼吸监护室的美小护”。

对,就是我。


第一次交锋

腊月廿八晚交班,美小护一进监护室门,呦,啥时候我们监护室收开了不吸氧还不带监护仪的普通病号了?我目光转向一脸苦哈哈的交班同事——

“大爷十分倔强,二氧化碳分压74,氧分压56,说啥不戴无创呼吸机,非说自己不耐受,氧气也不戴,监护仪也拒绝,真怕他出点什么意外。”

我非不信邪,好说歹说,让老刘夹了个血氧饱和度。脉搏130,血氧饱和度85%。这还得了!

赶紧说服老刘上床吸氧,结果被老刘骂了个狗血淋头。得了,今晚的老刘就是我和搭档的重点保护对象了。

晚上9点,在护士站正对面的老刘,明显憋得脸红脖子粗。

“大爷憋气吗?我们戴个血氧夹子好不好?”

“去去去,一边去,你别跟我说话。”

人家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不说话就不说话,手疾眼快夹了老刘指头一下,好家伙,血氧饱和度76%。

呼唤值班大夫,饶是科里最温柔可爱的值班大夫,遇上老刘也碰了一鼻子灰。监护室不允许家属陪床,老刘这倔强作妖小老头可怎么整。

最后,我联合他儿子一顿苦口婆心,终于,老刘同意戴上了高流量呼吸机和血氧饱和度夹子,并且打上了平喘药。

一夜未眠。

第二天,老刘强烈要求转普通病房。早上我下班,老刘白了我一眼——

“拜拜了臭丫头,你看着我一晚上,非不让摘呼吸机!”

这个瞬间,我无语了。

跟老刘的第一次交锋,

老刘胜。


第二次交锋

2月25日,老刘从普通病房出院的第5天。

这天我在家休班,看见群消息里说老刘血气极差,因缺氧而手脚发绀。

哎?难道又……

一问,老刘出院不遵医嘱用药及吸氧,把自己又作进了监护室并且插上了管。

期间大家对老刘的治疗及护理暂且不提。

3月3日,老刘顺利拔管,带上了无创呼吸机。

又是我的夜班。

镇静已停,人还未醒。老刘会不会复插气管插管,成败就在今晚。

我的眼睛瞪得像铜铃。

20点45分,老刘完全清醒,看见我第一句话——

“我就知道看见你没有好事。”

“你能捡回一条命来就是最大的好事!”

“我带呼吸机,配合吸痰,你快别叭叭了,你离我远点。”

3月6日,下夜班归来,我成为老刘的责任护士,他的无创呼吸机换成了经鼻高流量。

老刘笑了。

然而,因为老刘戴无创时总是不听话的张嘴鼓腮帮子,同时长时间卧床,肚子胀得像皮球,给老刘难受得一个劲直“哎哟”。

腹部平片,老刘一肚子的气和大便。

灌肠,气是排了,便却怎么也下不来。

原来有一块超级硬的大便堵在了肛门口。多次灌肠倒是也能出来,但是得用好多天,为了马上解决老刘的痛苦,没办法,只能适当抠一下。

给老刘抠大便的时候,老刘哭了。

“臭吗?要不我疼两天吧,我儿子都没给我抠过大便。”

“你可别感动了,有这个劲儿不如好好配合治疗,早点出院。”我翻了个白眼,对!终于回了他一个白眼。

这几天,陪他下床溜达,指导呼吸锻炼,还得负责给任性挑食且偶尔绝食的老刘做心理辅导。

终于,3月11日,老刘顺利转入普通病房,老刘回头看着我——

“要不你去普通病房干两天,把我送出院?”

跟老刘的第二次交锋,

我胜。


第三次交锋

3月14日,老刘自以为已经好了,朝着家人耍威风,又一次作妖,再次进院。

短短几天又见面了,我……

“你又折腾啥?”

“这不是我儿管不了我,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欺负人?”

“你说这是欺负人?”

“哼!”

这一次,老刘出奇配合。

3月23日,老刘顺利出院。

“杨儿,我出院了,谢谢你,再见,欢迎你来我家里做客,我保证听你的再也不抽烟了。”

老刘,“再见”不兴说了啊,希望咱可别在医院见了。咱以后在花园里、在马路边、在各种地方遇见都行,我想偶遇一个健康快乐的老刘。

这一次交锋,

咱俩都得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