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海洋产业,终于到了爆发临界点

2024-04-10 15:35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4720) 扫描到手机

驶往南极的科考巨轮雪龙号,也是一部青岛海洋之城从科研优势到产业崛起的奋斗史。

作为纪念中国极地考察40周年的一个重要环节,4月11日-4月13日,中国第40次南极科学考察队“雪龙”号停靠青岛,并向公众开放。

雪龙号的第40次南极科考,实现了我国首次在南极布放生态潜标、对南极磷虾进行长周期探测的突破,引发了广泛关注。

而40年前,位于青岛的中科院海洋所研究员孙松等人,研究发现可利用复眼来指示南极磷虾的年龄和负生长,这一成果解决了当时如何辨别磷虾年龄和负生长的重大科学难题。

后来成为中科院海洋所所长的孙松2001年在《南极磷虾:巨大的蛋白库》一文中向公众揭示了南极磷虾的重要价值,“南极磷虾是地球上最大的单种生物资源之一,其现存量的最新估计为6.5亿~10亿吨,年可捕量可达1亿吨,相当于目前全世界鱼类和甲壳类年渔获量的总和(0.99亿吨),被认为是我们这颗星球上最大、也是最后一个动物蛋白库。”

再到2010年,南极磷虾快速分离和深加工关键技术项目被列入国家863计划,南极磷虾的战略价值上升到国家层面。

在这个过程中,关于南极磷虾最权威、最深入的研究成果和团队都跟青岛有关。

但直到2018年,才有一家名叫逢时科技的青岛企业真正将南极磷虾从实验室带到了大众面前,而且逢时科技仅用五年时间就成为了南极磷虾油全球线上第一品牌。

逢时科技带动南极磷虾产业高速发展的同时,青岛关于南极磷虾的科研也步入了全新的高度。

去年3月2日,由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青岛华大基因研究院等机构组建的国际研究团队,联合发布了迄今为止最大动物南极磷虾基因组参考序列。

逢时科技则与黄海所共建南极磷虾高值利用与质量检测联合研发中心,紧跟全球海洋医药发展趋势,加快全球化布局进程,引领我国磷虾油行业进入深度开发、集群发展的新阶段。

就在4月2日,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刊发文章《亿吨“海上金矿”怎么开发?——我国南极磷虾产业发展观察》,专门针对南极磷虾的战略价值和产业发展情况进行报道,文中引用中国海洋大学海洋生命学院教授姜国良等专家建议表示:

应从南极磷虾研究与开发、南极磷虾捕捞及加工、南极磷虾油及南极磷虾其他相关高附加值产品的相关产业链等方面加大发展扶持力度,增强中国南极磷虾产业在国际市场的地位和话语权。

这也意味着,在被称为“海上金矿”的南极磷虾未来开发利用中,青岛还将担负重任。

从海洋科研优势到产业优势,逢时科技是青岛海洋产业快速崛起的一个缩影。

依托崂山实验室、中科院海洋大科学研究中心等重大科研平台和中国海洋大学、黄海所等高校科研优势,青岛布局的海洋渔业、海洋装备、海洋药物和生物制品、海洋新能源等重点领域的一批新质生产力项目和企业正在快速崛起。

眼下,青岛海洋产业终于到了爆发临界点。

1

青岛对海洋经济的重视正在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3月26日到29日,青岛市委书记曾赞荣接连举行了两次实地调研和一次全天座谈会,对青岛加快建设引领型现代海洋城市做出动员和部署。

调研和座谈的范围之广,也透露出青岛的决心之大。

其中,3月26日,到海德威(青岛)、中国船舶集团七二五所青岛分部、中国-上海合作组织海洋科学与技术国际创新转化中心、潍柴(青岛)海洋装备制造中心等4家企业展开调研。

3月27日,到青岛海洋生物医药研究院、蔚蓝生物、博益特生物材料、逢时南极磷虾产业基地、明月海藻等5家企业、科研所机构展开调研。

而3月29日的座谈分为现代海洋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战略座谈会和推动海洋科技创新培育海洋新质生产力座谈会两场。

一直以来,青岛海洋经济的最大问题就是,海洋科研优势并没有转化为海洋产业优势。

这其中,问题的根本在于,青岛的海洋科研优势主要集中在基础科研领域,但跟产业结合度不高;

与此同时,青岛海洋工程类科研资源缺乏,缺少知名海洋科创企业的短板也被诟病不已。

从青岛发力的方向来看,海洋装备产业、海洋药物和生物制品产业成为两大突破口。

但两大方向的思路完全不同。

在海洋装备领域,青岛具备一定规模,但一直以来更偏向于制造环节,产业附加值不高。

青岛的思路是从高能级科研平台和产业链核心关节突破。

比如,依托清华大学成立的中国海洋工程研究院(青岛),主要聚焦突破海工领域“卡脖子”核心技术和关键引领型技术。

作为中国船舶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的中船船舶设计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总部正式迁驻西海岸新区。

下一步还需要进一步加强跟央企的联动,加速布局建造大型邮轮、滚装船、LNG船、新能源船等高端船型,实现产业规模量级和研发环节更大突破。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海洋药物和生物制品产业,青岛具备全国顶尖的海洋科研资源,当前急需培育出更多新质生产力企业。

比如,在海洋医药领域,目前国际公认的16个上市海洋创新药中,2个出自中国的创新药(藻酸双酯钠(PSS)、“甘露寡糖二酸”(GV-971))都源自青岛。

而且,青岛自主研发的海洋一类新药“注射用BG136”目前已经进入临床试验,上市后有望成为世界第17个海洋创新药物。

再比如,此次调研过程中走访的逢时南极磷虾产业基地。

作为一家由新锐民企投资建设的项目,逢时科技仅用五年时间就让中国在全球南极磷虾消费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也是对青岛海洋科研优势的最好注脚。

2

相比于海洋装备领域的重资产和海洋创新药物的长周期,逢时科技的快速成长对于青岛海洋产业发展的启发意义在于,海洋产业的科研创新还是要跟新消费紧密结合。

要知道,生物量大、营养价值高的南极磷虾,从捕捞技术到加工技术,很大程度都代表着国家之间的竞争。

虽然中国直到2009年末才首次派2艘大型远洋渔业拖网船赴南极作业渔场探捕南极磷虾,但这些年通过科研优势、技术优势和市场优势,迅速成为南极磷虾的引领者。

截至2023年底,我国南极磷虾捕捞总量已达60多万吨,占全球总量的15%,仅次于挪威,居全球第二。

而以逢时科技为代表的中国企业的快速崛起,则为南极磷虾利用打开了一个更大的市场。

数据显示,创立于2018年的逢时科技,旗下的南极磷虾油系列产品,从2018年至2023年销售额复合增长率为341%,磷虾油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线上第一,产品复购率高达40%(*数据来源:魔镜市场情报2023年1-12月全球线上累计销售额、天猫生意参谋、京东商智)。

一家民营企业能够迅速成为被视为战略物资之争的南极磷虾市场的头部企业,背后既有逢时科技自身从加工环节实现突破的研发创新和开拓市场的能力,也跟青岛积累的海洋科研优势不无关系。

一方面,围绕南极磷虾高值利用,逢时科技与黄海所、中国海洋大学、青岛特种食品研究院、青岛大学等院所高校建设南极磷虾高值利用与质量检测联合研发中心、磷虾油特种功能食品研发中心、慢病医学营养研究中心等创新机构。

另一方面,逢时科技以科技创新为导向,注重新产品、新工艺、新技术的研发,其自主研发的技术成功突破了56%磷脂含量磷虾油制剂工艺难题,生产工艺、技术水平与挪威、美国同步。

2022年,逢时科技投资建设的国内规模最大、效率最高、质量控制最好的南极磷虾油生产透明工厂投产。

同时,作为一家发轫于青岛的新消费品牌,逢时科技一直坚持从“中国市场”走向“全球市场”,目前已在欧洲、新澳、亚洲布局全球研发和生产基地,打造全球化研发、全球化生产、全球化销售、全球化运营、全球化认证的全产业链条。

3

对于逢时科技来说,未来更大的增长潜力不仅仅是南极磷虾油市场,还有以海洋科技和生物医药为产品内核的大健康赛道。

2023年年底,逢时科技宣布完成A轮战略融资,投资方包括凯辉基金、国铁建信和山东健康。

作为一家曾投出拼多多、元气森林等企业的全球性基金,凯辉基金入股逢时科技的重要考量不仅仅是新消费赛道,还有更具含金量的生物大健康市场。

这个更有前景的市场,本身就对研发创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2023年下半年开始,逢时科技紧跟全球海洋医药发展趋势,明显加大了跟青岛海洋科研机构合作力度。

正在加速筹建的逢时科技南极磷虾超前研发创新示范园项目,旨在建设国际领先的“低碳、高效”海洋功能因子、功能制品、海洋医药产业示范基地,打造南极磷虾生态园区,致力于打造中国南极磷虾产业集群。

此外,依托与黄海所共建的南极磷虾高值利用与质量检测联合研发中心,逢时科技正针对高脂血症、肝损伤、脑卒中等适应症创制以海洋磷脂为原料的海洋药物,目前已经在实验室完成了小试,即将进行中试放大。

从以南极磷虾油为主要产品的海洋生物制品领域拓展到海洋生物医药领域,也意味着逢时科技正在步入一个更大市场容量的赛道,以及更具想象力的增长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