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提出的智能交互引擎,将如何加速新型工业化?

2024-03-08 15:5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76934) 扫描到手机

新时代新征程,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强国建设、民族复兴伟业,实现新型工业化是关键任务。党的二十大明确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新型工业化。

3月5日,十四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开幕,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大力推进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充分发挥创新主导作用,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创新,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不断塑造发展新动能新优势,促进社会生产力实现新的跃升。

新质生产力是先进生产力的典型代表和前沿领域,新型工业化是建立在绿色化和智能化基础上的工业转型升级过程,二者统一于实现中国式现代化的新征程中。以新质生产力推进新型工业化、以新型工业化催生新质生产力,形成新质生产力与新型工业化的良性互动,是抢抓新一轮科技产业革命机遇、提升实体经济发展水平、增强经济综合竞争力的重要途径。

新引擎、新动能:抢先机的关键钥匙

2024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海尔集团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周云杰连续第8年聚焦工业互联网发展,建议“建、用、研”统筹推进,完善数字基础设施和服务体系,推进智能交互引擎高水平赋能新型工业化。

那么,何为智能交互引擎?周云杰在全国两会建议中提出,智能交互引擎以数据为新生产要素、以大模型为新技术变量、以大规模个性化定制为抓手,通过为供需两端构建逼真的实时交互的数字场景,始终围绕为用户创造增量价值。其在用户侧以个性化交互定制感知和激发有效需求,在供给侧以网络化协同精准配置和柔性生产,从供需两端发力,营造从“零和博弈”的买卖关系到“共创共赢”的创新生态,提升整体工业效率和竞争力。

历史上,每一次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都不断推动着生产效率的跨越式提升,并深刻改变着生产方式,催生很多新产业新赛道,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历次工业革命的实践也表明,那些能够敏锐捕捉科技革命机遇、成功占领科技高地的国家和民族,往往能够抢得发展先机,从而在现代化进程中走在世界的前列。

迄今为止,全球共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始于18世纪60年代的英国,蒸汽机的广泛应用使得英国成功崛起为“日不落”帝国。19世纪60年代后期,电力的广泛运用标志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开始,德国和美国抓住了这一历史机遇,实现了对英法等老牌资本主义强国的超越。进入20世纪40年代,以原子能、电子计算机等创新技术的出现和应用为特征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开始,日本通过重点发展制造业推动了国家工业化进程,从而跻身世界强国行列。

虽然由于各种历史原因,我国错失了前三次工业革命的黄金机遇期,但现在,新一轮以人工智能为引领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蓬勃发展,为我国推进新型工业化、实现工业由大到强提供了宝贵的契机。

面对此次历史性交汇,如何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窗口期,通过新型工业化构建全球引领的产业体系,“智能交互引擎”或许就是一把关键钥匙。

新产业、新赛道:强起来的有力抓手

工业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体现,是国民经济的主体和增长引擎,起到了“压舱石”和“稳定器”的关键性作用。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新型工业化步伐显著加快,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制造业“强起来”的步伐持续加快,在一些重点领域形成了一批具有全产业链竞争力的优势产业;产业科技创新能力、竞争力、抗风险能力等整体实力显著增强。

然而,在我国工业发展取得长足进步的同时,也应看到,我国仍处在由大变强、爬坡过坎的重要关口,不进则退、慢进亦退。而智能交互引擎作为适用于工业互联网发展的面向价值共创的革命性新引擎,从供需两端发力,在科技创新、产业转型、绿色发展三个方面为加速新型工业化提供持续动力。

科技创新是推进新型工业化的根本动力。智能交互引擎作为一个人机交互平台,可以吸引不同领域的研究人员和专家共同参与,打破学科壁垒,推动科技创新的跨学科融合,并可以通过收集和分析揭示用户需求和市场趋势的数据,为科技创新提供方向和数据支持,促进科技自立自强。进而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创新,特别是以颠覆性技术和前沿技术催生新产业、新模式、新动能,发展新质生产力,就是要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强劲推动力、支撑力。

传统产业是新型工业化产业体系的基底。“发展新质生产力不是忽视、放弃传统产业”,传统产业与新质生产力不是对立关系,关键是要用新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积极促进产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统筹推进传统产业升级、新兴产业壮大、未来产业培育。一方面,智能交互引擎以交互性实时感知用户需求,并通过数据驱动精准收集信息,使得生产更加贴近市场需求,实现柔性制造;另一方面,其以智能化无缝连接机器,实现高效智能化生产与协同,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绿色低碳是新型工业化的生态底色。新型工业化以可持续发展为内在要求,通过新科技向各产业、各领域广泛渗透融合而促进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工业化道路。智能交互引擎通过实时数据分析和预测,可以帮助工厂和企业实现能源管理的优化,减少能源消耗和碳排放。此外,还可以集成环境监测系统,实时监测工厂排放物的质量和数量,助力打造一批绿色工厂、绿色工业园区、绿色供应链,加速工业绿色低碳发展。

从历史发展过程来看,工业互联网和新型工业化都是工业和数字化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前提是实现工业各要素之间的互联,终极目标是用系统的观点统筹推动工业生产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提升工业全要素生产率。智能交互引擎也是符合这一历史逻辑的。

新生态、新未来:硬脊梁的核心增量

回顾我国工业化的发展历程,从“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到逐步建立起具有“全”“多”“大”独特优势的工业体系,我们仅用了几十年就走完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路,成功走出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工业化道路。

近十年来,在有关政策的有力引导和重点工程、项目的牵引下,我国工业互联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快速发展,初步建成网络、标识、平台、数据、安全五大体系,体系化发展走在全球前列。目前,国内有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已达270家,工业互联网应用已融入49个国民经济大类,实现工业大类全覆盖,核心产业规模突破1.2万亿元,实现了合理增长和质的有效提升。而这构成了推进智能交互引擎的产业基础。

作为扎根实体经济的代表企业,海尔早在2007年就开始探索工业互联网领域,并于2017年正式推出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以“平台+应用”的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服务模式为不同行业和规模的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已连续5年位居工信部双跨平台榜首。

在“与大企业共建、与小企业共享”的理念下,目前卡奥斯链接企业90万家,服务企业16万家,构建起15个行业生态以及“企业-园区-行业-城市”立体数字化赋能体系。以“1+N+X”工业互联网赋能模式构筑城市数字经济产业底座为例,截至2023年底,青岛工业互联网企业综合服务平台已打通政府24个委办局,入驻服务商24378家,为企业提供了15236个工业应用,累计赋能青企5000余家,新增工业产值达350亿元,打开了城市数字化转型和高质量发展的新思路。三年来,从青岛到山东,从芜湖到安徽,从德阳到四川,根据城市不同的资源禀赋和产业特色,“1+N+X”模式已在全国落地开花。

工业互联网的不断发展也为智能制造提供基础和支持,进一步助推我国智能制造进入繁荣发展阶段,已建成智能制造能力成熟度2级以上水平数字化车间和智能工厂2500余个。海尔以卡奥斯平台为基础,持续做大做强工业互联网的同时,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传统制造业深度融合,发展先进制造业,深入推进新型工业化。目前,海尔共有8座“灯塔工厂”和1座“可持续灯塔工厂”,是国内拥有灯塔工厂最多的企业。

我国是世界第一工业大国,规模和体量巨大,但大而不强、全而不优的特点仍较为明显,工业现代化水平还有待提升。新一轮科技产业革命将继续深入推进,大国之间的科技产业竞争将更加激烈,产业分工和贸易环境会出现许多新的重大变化。加快培育和形成新质生产力,加快推进有中国特色的新型工业化,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产业体系,是应对未来不确定性的重大战略举措,

智能交互引擎的提出依托海尔近40年的制造业经验,同时也顺应了时代机遇与国内愈发雄厚的产业基础。未来是一只万花筒,拥有无数的色彩和无尽的可能。智能交互引擎的不断发展和普及,将催生出新的技术和应用,推动新型工业化的步伐更快、更稳,进一步挺起中国工业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