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知城人文探索 来青岛赴一场人文康养之旅吧

2024-02-29 09:4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247) 扫描到手机

半岛网2月29日讯 青岛的人文原点在哪里?或者说,青岛之所以为今日之青岛,其人文之源头起自何处?有人或许会从1891年算起,那是青岛开埠的时间,也是青岛作为一座城市的建置之始。

但是,若论人文青岛的源头,我们必须将目光投向与栈桥百米之隔、面朝大海、隐于古树之中的天后宫。

这座始建于明成化三年(1467年)的中式宫殿建筑,于黄海之滨、青岛湾畔,看浪卷云舒、花开花谢,已经五百余年。

德人侵占青岛之初,围绕着天后宫的拆与不拆,曾在殖民者与原住民之间发生过一场“拉锯战”。最后的结果,是以乡绅胡存约先生等为主的“不拆派”占了上风,即《胶澳志》中所载:“德人议移天后宫,存约与傅炳昭等力争之乃止。”于是,这座曾经见证过青岛最早历史的建筑得以保留,并在此后的百余年间,继续见证了青岛的数度易手与最终走向兴盛、繁荣,并一跃而为国际知名大都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里是青岛文化的原点,也是青岛人心灵的归宿。而其与外来文化的和谐共处也说明,这座城市的魅力,正源自其对不同文化、不同人群的兼容并蓄、宽容并包。

如今的天后宫,同时还是青岛市民俗博物馆,现有民俗文物藏品1000余件,包括年画、剪纸、饽饽磕子、刺绣、泥玩具、石雕等各种反映青岛地方特色的民间工艺品和日常生活器具,是了解青岛往昔历史与民俗不可不去的所在。

1900年,在距离天后宫一百多米的地方,建起了一座监狱。因专门羁押被判徒刑或违警受拘禁处罚的欧洲籍人犯,这座监狱也被称作欧人监狱。后来,这里也曾关押过李慰农等革命先烈。

作为我国现存最早、最完整的的殖民监狱,且是我国近代监狱中惟一的古堡式建筑群,这里已经被改造为一座博物馆。有谁能够想到,如今静静地矗立于人群熙攘的海滨的这处建筑,当年曾经发生过怎样的故事,又曾经照见过怎样的人间炼狱呢?步入其中,触摸冰冷的铁门,走进阴森的地下水牢,或许仍能感到一丝穿越时空而来的凉意。

比欧人监狱晚一年兴建的安娜别墅,其建造者和第一任主人德国商人罗伯特–卡普勒,是最早进入青岛的欧洲侨民。青岛现存的老建筑,很多都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罗伯特和儿子汉斯在当时的大窑沟海滩上经营着一家砖瓦厂,用机械化的方式源源不断地生产着这座新生城市建设所需的标准化建筑材料。

设计师们决定着建筑的风格,而安娜别墅的主人则决定着建筑的材质与我们今天能够目之所视、触之所及的最直观的感受。

百余年间,这座据说以建造者女儿名字命名的别墅几度更换主人,见证了世事的风云变幻,目睹了无数家庭的离合悲欢。百余次的春秋代序之间,有无数的情侣从它的门前走过,砖石无言,山海无语,却恰如其分了做了爱情的见证。

今天,它真的成了一座爱情的见证——这里有全市首家浪漫婚恋颁证厅,有瀑布般倾泻而下的鲜花,有不时奏响的浪漫音符,与其近旁的海誓山盟广场一起,成为情侣必至的网红打卡地。

别墅里,有一条通往天堂婚的爱情天梯,拾级而上,每一对有情人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级,每一对有情人都会心生“有幸遇你,四季与你,一生予你,余生是你”的感慨。

位于江苏路小山丘上的基督教堂,是青岛沿海最早的教堂,奠基于光绪皇帝驾崩的那一年,待其两年后落成时,清王朝已进入风雨飘摇的倒计时。

这是一座典型的德国古堡式建筑,由钟楼和礼堂两部分组成。钟楼高39.1米,登上钟楼可远眺大海;礼堂宽敞明亮,能容纳1000余人——从江苏路上仰望时,你绝对不会想到它会拥有如此大的容量。

该教堂最早为德国人聚会礼拜的场所,如今仍然发挥着其功能。而钟楼上的机构结构的钟表,虽历百年,仍能可靠工作。登临其上,或许会让你想起巴黎圣母院那位丑陋而神秘的敲钟人,以及那些藏在钟声里的往事。

一次青岛行,浓浓山东情。来青岛共赴一场人文康养之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