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说丨金锣郭维世:做国人美好生活的服务商

2024-02-02 15:51 央广网阅读 (405184) 扫描到手机

回望2023年,中国经济走出了一条复苏曲线,高质量发展扎实推进。企业家们面向未来,承压前行,凭借着一股韧性和拼劲,为中国经济注入了进取的活力,激发了向上的潜力。经济之声推出系列访谈《企业家说》,本期专访金锣集团总裁——郭维世。

对于像金锣这样以肉制品生产加工为主的综合性大型企业来说,食品安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金锣也通过全产业链的构建和新技术的赋能,为食品安全添加了多重保障。

《企业家说》专访金锣集团总裁郭维世

构筑全产业链,把牢食品安全红线

记者:金锣曾经举办过一次云探厂的活动,网友们可以在云端参观金锣肉制品生产的全过程。您所在的企业对于食品安全都做了哪些工作?

郭维世:我们把食品安全作为企业生产经营发展过程中的一条红线,视为我们做所有经营活动的前提。我们建立了一套源头可追溯、过程可控制、出现风险的时候可预警、产品可召回的食品安全全程可追溯系统。

首先,金锣集团是一个全产业链企业,从源头的生产养殖端到餐桌,构建了一个完整的全产业链。从原料的角度来说,现在我们生产所用的主要原辅料大部分可以实现自产自用,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保障。第二,我们对外部供应商供应的产品,采取高于行业的标准进行验收。综合这两个方面——产业链和高标准的检验要求,就保证了产品的源头可控。

同时,金锣所有的工厂可以实现远程可监控。我们在所有工厂车间都装有自动化的检测监控系统,可以看到车间的每一个生产的环节。另外,我们又借助产业链的优势,打造了一套完整的可追溯系统,通过全方位的检测和可追溯,实现整个检测方面的安全保障。

金锣生产车间的远程监控系统(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记者:有调研机构数据显示,近年,我国猪肉消费占肉类的比例整体呈下降趋势。您觉得肉类消费结构的变化反映出消费需求怎样的改变?

郭维世:从肉类消费结构的变化,可以看出消费者对产品的多元化需求越来越高,对品质和健康更加注重,也越来越注重消费的便捷。所以金锣有针对性的研发了低脂、低盐、加钙等更健康、更高品质的产品。

记者:2023年猪价相对比较低迷,整个生猪行业也处在承压的状态,是否会对金锣产生影响,怎么对抗这种周期上的波动?

郭维世:猪价低迷对于整个产业来讲,会造成前端产业的巨大压力,但是也会给后端产业带来低成本的机会。肉制品行业是一个非常古老传统,同时又年轻现代的行业。吃肉这件事,在我们国家已经有3000余年的历史,而肉制品深加工真正快速起步发展,还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

我们通过对国内外行业整体发展趋势以及国际领先企业的深度剖析,研究一头猪的价值到底是如何产生的。所以,我们从猪到肉、从生到熟,纵向进行延伸,横向进行拓展,整个业务涵盖了生猪养殖、生猪屠宰、肉制品深加工、调味制品、食品包装、机械制造、环保治污等。通过不断地延链、强链和补链,现在已经形成了金锣的生态产业群,完全可以穿越猪周期。

记者:您所在的企业有没有去帮助规模更小的养殖户和中小企业,一起度过猪周期的下行?

郭维世:金锣的产业纵向贯穿一产、二产、三产,从这个角度来看,辐射效应和带动作用还是非常巨大的。而且企业职工的90%以上来自农村,这在很大程度上也解决了农民的就业问题。

金锣工厂生产线(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围绕主业壮大新业

作为一家有着30年历史的企业,金锣也多次面临是坚守主业还是开拓新赛道的抉择,在不断校准靶心的过程中,企业坚定了专注主业,围绕食品加工领域持续深耕的决心。

郭维世:围绕着我们的主业和熟悉的行业拓展业务,成功的比例远远大于进入一个新的行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做专业的事情,才能获得更大的成功。

举个例子,生产肉制品最主要的辅料就是大豆蛋白,早期全需要进口,进口成本非常高,周期也很长。我们认为这个产业一定是未来的需求,为了突破受制于人的瓶颈,我们开始研究加工大豆蛋白的技术。做肉制品给百姓提供的是肉蛋白,而从营养健康的角度,需要肉蛋白和植物蛋白的均衡,这一方面是企业的需要,另一方面是市场和消费者的需要。我们也发挥敢闯敢干的拼劲,开始自己摸索做大豆蛋白,把新技术转化成产业做起来,现在我们生产的大豆蛋白供应国内近千家食品加工厂商。

同时,我们的大豆蛋白产品已经覆盖了全球70余个国家和地区,下一步我们打算把普通的蛋白加工成更高品质、功能性更强的且适用于代餐食品的蛋白。一方面扩大覆盖的区域,另一方面提升产品的品质,满足更高消费的需要。

记者:在金锣集团的产业版图中,我看到有环保和污水处理的内容。我们很好奇,金锣作为一家主营肉食品加工的企业,为什么要去跨界做环保?

郭维世:这个问题可以追溯到金锣的历史,在生产肉制品和辅料大豆蛋白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污水,而且处理污水的成本越来越高。为了攻克我们自己产业链发展过程中的困难,进行了研究,拓展了这个领域。很多人认为我们的污水处理是“土专家”发明的,但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是为了更好地处理污水而诞生的。

金锣净水系统(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记者:金锣现在的污水治理系统据说已经在全球很多地方都有落地,大概有多少个国家和地区?

郭维世:现在我们进入的国家和地区大概有12个,主要集中在像中东的迪拜、沙迦,还有南非、马来西亚等。除了国际市场,我们的污水处理系统在国内的山东、黑龙江、吉林、云南等地也得到了有效推广。我们的一体化污水处理设备具备占地面积小、建设周期短、运营成本低等特点,大到一万吨,小到两三吨的设备都有。

比如,金锣所在临沂市的柳青河的治理,如果按传统的治理方式铺设管网再进行集中处理,大概投资需要5亿余元。我们在沿河34公里的范围,一共投放了106台设备,解决了这个问题,成本在1亿元左右,大大压缩了整个污水治理的成本。同时,我们建立了大数据处理中心,实现了远程监控,治理过程中不需要人员值守,大大降低了运营费用。

传统产业高新化,高新技术产业化

记者:金锣有一个战略目标——传统产业高新化,高新技术产业化。怎么理解高新化和产业化?

郭维世:肉制品行业经历了手工制作、机械化、自动化,现在已经进入了智能化和数字化时代,科技的创新是未来肉制品行业发展的必要要素。

从传统企业转型到现代化企业,对于金锣而言,我们把数字化定为公司的战略目标,从智能工厂这个点切入,进行数字化转型。

要实现这个目标,首先,就是标准的提升。我们在产品的质量标准、生产的技术标准和工厂的建设标准方面,对标国际领先企业进行了全面升级。第二,我们是一个全产业链企业,充分利用我们自有设备制造的优势,内合外联,把现在的局部智能化推向全产业链,通过智能制造降本增效。第三,从产业链源头到终端的十几个环节存在着信息不对称,所以我们要打通产业链的信息链,把信息技术运用到整个决策、计划、经营管理中,通过信息互联提升企业的运营效能。

金锣智能工厂(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记者:运用这些先进的技术,可以在多大程度上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郭维世: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有一套自动化、智能化的检测系统。对于一个肉制品,它是否有杂质、是否有包装的破损,机器完全可以识别。我们以前用人工检测,速度是这个机器的十分之一,这台机器一分钟可以检测400余个产品。再比如,以前的生猪屠宰过程中,要对膘的厚度进行测量,我们现在用手持的智能测量仪可以非常快速测出膘厚多少,确定产品的质量。

我们通过数字化、智能化的改造,整体人均工效可以提升30%。同时,对于土地和厂房的利用,通过智能制造推进,可以节约工厂用地接近30%。以前一个车间能生产100吨,现在可以生产130吨。

记者:前不久出台的《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也提到,要加大对民营经济政策支持力度。《意见》的发布,对于金锣这样的民营企业会带来什么影响?

郭维世:首先,从《意见》来看,涉及金融、人才、科技、法治、营商环境等多项政策,作为行业的龙头企业,增加了我们的信心和底气。第二,结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促进民营经济发展31条”,综合来看,我们觉得,要用长期发展的思维来思考企业发展,要从短跑思维向长跑思维转变。

记者:今天的长跑思维应该是什么?

郭维世:我们认为的长跑思维,第一,从精神层面上,还是需要保持像创业期那样的精神,敢打敢拼,永不放弃,自我突破;第二,要做好主业,壮大新业,把我们的资源放在擅长的领域中,要不断推动技术进步,企业才能实现可持续的发展;第三,发展的速度和发展的质量并重。这样企业才能走得更远、走得更久。

记者:您觉得金锣未来会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郭维世:我们的愿景是“做国人美好生活的服务商”,只要是符合企业发展的、美好生活方面的、和主业相关的产业,都是未来我们发展的方向。建设绿色食品产业链,让消费者食而无忧,美味尽享,这是我们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