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四会五达之地,融人文商业之机——百年阪急的中国宁波之旅

2023-02-06 14:5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1043) 扫描到手机

自古以来,好的地理位置就是百货商家必争之地。优越的地理位置意味着经济强势、人口密集、交通便捷。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一词的开篇即写:“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此一句,既写出了钱塘繁华,也透露了繁华的原因所在。杭州在北宋为两浙路治所,当东南要冲,地理位置重要,是三吴的都会。如此交通要道上不免行客往来,商贾穿行,买卖频生,经济自然繁荣。

宁波政府与阪急百货都深谙此道,将引进的宁波阪急的选址定于宁波鄞州区东部新城海晏北路189号,北至宁东路,南至宁穿路,西接和源路,东临海晏北路,位于宁穿路与海宴北路交叉口,也是交通要道。路口有1号线海晏北路站,无缝衔接地铁1号线、5号线,旁边也有若干公交车站,往来便利。且立足东部新城,影响力足以辐射宁波乃至整个华东地区。

阪急百货作为日本TOD商业鼻祖,其辉煌至今的原因除了有对优越地理位置的把握力,还在于不断求变的创新力。从2021年宁波阪急开业起至今,百年阪急已经旅居中国将近3年的时间。在潮流高奢定位之外,宁波阪急也将深切的人文思考融入到商业之中,立求打造将人文情感与消费价值结合,艺术思考与商业思维融合,重构人货场关系,打造商圈运营的新模式。那么,回望三年的中国之旅,宁波阪急成功了吗?

怀前卫性思考,创TOD先河

近代开始,东方各国受到西方生活方式影响,百货业态呈现出全新形式,以综合商业形态展开了如火如荼地发展。与此同时,城市交通也日渐发展,轨道交通逐渐丰富。现当代以来,地铁在全世界逐渐普及。1927年日本东京开通了亚洲第一条地铁线——银座线,1971年中国第一条地铁——北京地铁正式运营。时至今日,随着中心城区渐趋饱和,城市不断外扩,地铁线路愈发密集,已经成为人们出行的便捷之选。

今天,城市中心越发寸土寸金,城市环线不断外扩,轨道交通高度发达,人们出行越来越离不开地铁。显然,作为城市交通的重要一环,地铁对百货业的影响不言而喻。能否选择一个好的位置落脚,是百货店能否兴盛的先决条件。而紧邻地铁站点的四会五达之地应该是上上之选。

最早洞察到这一点,是一个叫小林一三的日本企业家。他创立的阪急百货一开日本百货店选址电铁站的先河,成为日本TOD商业模式鼻祖。所谓TOD,即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开发(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t,TOD),是指规划一个居民区或者商业区时,使公共交通的使用最大化的一种非汽车化的规划设计方式。

1929年,阪急梅田店正式营业,日本第一个车站大楼百货商店正式问世。时间已然证明,毗邻地铁站点而建立的百货商店,确实是创举。目前,通过JR线、地铁线、新干线组成的日本轨道交通,能够以梅田店为交汇点,将客流覆盖范围延伸至京都、神户、关西国际机场等多个地区。

而在阪急之后,不少企业也纷纷效仿,伊势丹、东急、松屋等先后沿用阪急的模式,最终形成了当代日本独特的地标——各车站前的百货大楼。

宁波阪急的选址也与阪急一贯的风格相承,结合宁波城市发展规划,定于宁波鄞州区东部新城海晏北路189号,地处东部新城核心区,依托地缘优势,无缝链接1号线和5号线地铁。

百年风雨的淬炼,验证了TOD商业模式的成功,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宁波阪急的选址其实有其深远意义。

首先是其前卫性,当年毗邻地铁站的创见效用斐然。如今宁波的轨道交通发展迅速,地铁已然成为人们出行的最重要方式,地铁站附近的选址自然更能链接了城市交通动脉,汇集可观人流。且相比于老城区中心拥堵逼仄的可利用空间,东部新城更可以让宁波阪急大放异彩。另一方面来说,东部新城作为宁波未来城市构架的几何中心,未来发展空间也不容小觑。可以说,阪急落地宁波,将是其海外发展的一个创见。

其次则是对于宁波市民而言,便利性也大大提高。不仅毗邻地铁站,附近还有多个公交车站,市民可以灵活选择出行方式,条条大路通阪急。高效便利的出行方式,无疑会极大提高人们前来打卡消费的欲望,作为百货商店,“人气儿”是不可或缺的。

最后是其TOD模式的环保性。非汽车化的规划方式带来相对环保的出行方式,利于塑造一个城市的高端形象,助力宁波打造“一流城市”。同时契合全世界的绿色环保理念,顺应我国当前的绿色发展政策,助力我国达成双碳战略目标。

构人货场新局,领百货业先锋

阪急一直走在求变与创新的路上,不只是开创了日本TOD模式先河,更在其他诸多方面引领百货业的先锋浪潮。宁波阪急就沿袭着阪急的诸多创新,同时也结合本土化做出了关键转变。

宁波阪急重组人货场关系,将“人”摆在首位,关切人的实际感受,而非完全秉承“坪效第一”的理念。这对于百货业而言,是一个重要的转变。随着电商的不断冲击,线下百货单纯靠货吸引顾客显然已非有效之举。

宁波阪急认为在“人”之下,是场。宁波阪急重视消费空间,更重视体验空间。从阪急的外观设计到内部设计,都透漏着空间美学的思考。并没有将所有空间用来摆货,而是大量留白,将空间还给顾客。阪急最大的突破是将近三分之一的卖场空间转变成顾客约会、休息或者艺术展示的空间。宁波阪急追求清雅自然,构建了一个充满自然气息的庭园,设计了好几处颇具特色的跨层挑空中庭,既可休闲放松,也可陶冶身心。

而对于细节,宁波阪急也极其考究,以位于商场二层的国际美妆品牌的聚集地为例,此处布局色调柔和,不规则的几何图形吊顶打破了天花板的古板,丰富了视觉层次。在其余各个分区,这种充满艺术感的设计比比皆是。另外,为了契合年轻人消费习惯,宁波阪急在场景体验上下了很大功夫,各种个性化+社交化的打卡活动层出不穷,吸引众多时尚男女自发打卡分享。

“人”与“场”之下,是“货”。宁波阪急致力于打造宁波本地最高端的百货商店,各种品类的各种大牌奢侈品应有尽有,入驻品牌近一半是宁波乃至浙江首店。吃喝玩乐无所不包,饮食方面覆盖多种价位,包揽中西菜系,各种小吃回味无穷。潮玩罗列、美妆铺陈、还有健身房、高尔夫等各种娱乐场景。丰富多彩的各类“货”品,满足了从日常到高端的各类需求,真正诠释了一站式高端潮奢百货的定义。

人货场格局的重塑其实并不鲜见,越来越多的高端商场都在进行人货场模式的重构,但宁波阪急真正意义上践行了将“人”放在第一位的理念,充分将人文与商业结合。这从开业至今的诸多艺术展览和充满创意的限定活动中可见一斑。

例如圣诞节,宁波阪急曾联手艺术家刘国栋及其团队,创作了《星光熠耀》艺术装置,带来《一树光》全国首次艺术限定特展。端午节,宁波阪急曾携手宁波文化馆,共同打造了「2022温故非遗展」,带来一场历史文化传承的精神大餐。还有万圣节,宁波阪急追随暗夜之灵,与艺术家David Lozeau合作开启了一场奇思妙之旅,以哥特式美术风格展现对生活的热情与热爱。更有《Sing-Sing的异想世界》与奈美兔潮流展览等各种先锋艺术展览,浓厚的艺术气息渲染着人们对美的一切想象。

宁波阪急不仅仅是高端百货商店,可以明显感知到它与宁波当地的银泰城、万达广场,甚或宁波之外的SKP、恒隆广场等的区隔。除了定位的区隔之外,它们在内核上也有着显著的不同。宁波阪急并非执着于用高奢高消费遥立山尖,而是仅仅将满足高消费人群需求作为目的的一环。它更大的目标,是为所有在宁波的人打造都市生活里的一片纯粹之境。让所有人在都市的焦躁之外,能寻得一处释放身心的消遣之所。

立高端化站位,攀行业内高峰

回到开篇的问题,三年的中国之旅,宁波阪急成功了吗?毫无疑问它是成功的,对于整个百货业的转型而言,具有很大借鉴意义。它凭借高端化站位,用人文与商业的水乳交融演绎着高端百货业在新时代的新发展,凭借对消费体验空间的重塑与对城市高端形象的拉升呼应着宁波全市所寄予的厚望。

但是,无论是缤纷多彩的各项潮流艺术展览、丰富多样的娱乐消遣活动、花样频出的节日特色盛典,亦或琳琅满目的各色名品和美食,用以证明阪急中国之旅的成功都有些欠缺力度。证明一家百货商店成功的方式或许有很多,年度销售额与日均客流量或者是认知度与美誉度都可以。但其实,任何定量定性的评价对于宁波阪急而言都略显冷漠与孱弱。

唯有顾客的满面笑容,才是最好的证明;唯有当宁波的年轻人们在思考要去哪里度过周末时,脑子里闪过宁波阪急,才是最好的证明;唯有人们卸下一身烦恼走入宁波阪急,而后满身轻松地走出宁波阪急,回忆这一场愉快之旅时,愿意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分享与阪急度过的日常,才是最好的证明。

宁波引入百年阪急,一方面是为打造宁波都市圈,发力区域经济,弘扬城市形象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想为宁波乃至整个长三角地区的人们提供更为便捷的身心放松之所。宁波阪急的意义也正在于此,用自身的创新思考,击破传统百货业存在的诸多痛点,攀登行业高峰,不求一览众山小,但求让更多顾客乐享更奢适的、有意义的、不一样的都市生活。

注册宁波阪急会员,重塑古老城市的全新生活体验